cronopios boosted

分别用中文和英文写了同样一段小文,语感和织体截然不同,英文读着更性感。

太阳照在远山上,把山坡晒得发白,皱褶处是不可测的黑色。流云从山后涌起,在白晃晃的山面投下阴影。大片黑色从山顶一点一点滑向山腰,滑向被远处参差不齐的高楼掩盖的看不见的山脚。又一朵云抚过山坡,迷人的山色在坚硬和柔软间不断转换,每一次从脱落的黑影下变得赤裸时,山色都变得更加白净,也更加动人。没有云的日子里,山是干涸的。

The sun shone on the distant mountains, whitening their slopes and creasing them with unfathomable blackness. Streams of clouds surged up from behind the mountains, casting shadows on the dazzlingly white faces of the mountains. Large patches of black slid bit by bit from the mountain tops to the midway curves, to the invisible ankles obscured by the jagged tall buildings in the distance. Another cloud caressed the plumpness of the slopes, making the charming figures shift between tough and tender. The nudites of the mountains become more fair and appealing each time they’re stripped from the sliding blackness. On days when there are no clouds, the mountains are dying.

"Tell all the truth but tell it slant" (Emily Dickinson)

cronopios boosted

家里卧室的窗外面就是走廊所以一般都拉着窗帘,最近好长一段时间小朋友每天早上十点左右都会风雨无阻地钻窗帘里去,一开始还纳闷窗户都关着怎么还要去看,原来是在蹲点看公寓管理员爷爷在走廊做卫生 :ablobangel: 现在不给他开窗还会哼哼唧唧

cronopios boosted

看到友友发了钱学森转的问题,我想起大学上国史时老师的态度,她说三年大跃进本来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但是我党为了“推行跃进”找了很多“有名望”的科学家出来背书,其中就有钱学森,而且他本人十分积极。大家都知道“亩产过千斤”,这个事是谁吹捧出来的呢?钱学森。他用专业知识论证“亩产过千斤”的正确性、真实性,让大跃进越搞越有劲。最后饿死许多人。“他必须担起这份责任!”这是我们老师的原话。
后来做小组展示的时候,我们班的一个小组选择了“建国后知识分子研究”,研究他年谱、自传的同学说“他在那种情况下也是身不由己,我们要学会体谅与理解”,被我们老师狠狠批评,那是她第一次批评人那么严重:
“错误不是用身不由己就可以推卸掉的,何况是饿死这么多人。他自己都没觉得良心不安,轮不到你们给他翻案。”“错了就是错了,害死人就是害死人,没什么好说的!”
老师还说了什么,如今记不太得了。但我知道:错误不能磨灭、弥补或修改。“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是托词,而我们也必须对这些所谓“伟人”祛魅——没必要搞些遮羞布,谁都不是干净的人。我对许多“缓则”、“粉红”朋友的态度也大多如此,信仰与政见不能区分敌我,什么都不能。认清这一点,我们才能更好的活着,也能坦然面对错误,勿要再犯。

看过《生存家族》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half: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8607/

看过《斗牛士》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93104/

cronopios boosted

今天买了一本书,是一位女记者通过采访北韩叛逃者来还原北韩社会,看了两章忍不住跑来分享。

第一章写的是一个女生的初恋。当十几岁的她还住在北韩一个村子里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男孩。由于北韩本身性文化的保守,以及ta们两个身份悬殊,ta们只能在黑暗里约会。因为能源短缺,村子里的夜晚是没有灯的,ta们也没有任何通讯设备。每天入夜,男孩便会固定在一个地方等她,有时候等上几个小时,只为了在夜色里并肩走一段路,耳语心事。跟ta们的心情一样明亮的,只有天上的星星。ta们花了三年的时间才第一次牵手,又花了六年才迎来初吻。

饶是如此,女孩最后也没能说一句告别。很早之前,她的家庭就一直在密谋叛逃,这样的事情在举报成风的社会环境里是不能跟任何人提起的,就算是面对谈了将近十年的恋人,女孩也从来没敢提起过,直到最后一刻。

逃到南韩之后,她和男孩失去了所有联系。她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孩子。她不知道对方的近况如何,只是在提起这个男孩时,脸上依然泛起绯红。

记者如此写到:

This is not the sort of thing that shows up in satellite photographs. Whether in CIA headquarters in Langley, Virginia, or in the East Asian studies department of a university, people usually analyze North Korea from afar. They don't stop to think that in the middle of this black hole, in this bleak, dark country where millions have died of starvation, there is also love.

cronopios boosted
cronopios boosted

多伦多的六四33周年悼念

鼓起勇气参加了人生第一次游行,希望下一次不需要「鼓起勇气」。

cronopios boosted

街垒日了,分享点囤货

悲惨世界72版电影
我最喜欢的电影版本,少有的没过多删减ABC戏份的改编,反倒是冉阿让的情节有点碎
pan.baidu.com/s/1HMEIcQuts-7EH 
提取码:j44u

LM法语版(初稿、二稿、定稿)
早期ABC的朋友们的形象和现在大不同,比如公白飞写诗而古费拉克同志是波拿巴派……
pan.baidu.com/s/1vvHkpmv_I_lTk 
提取码:ps8w

雨果亲儿子改编的剧本pan.baidu.com/s/1iiSeeejN8KCfa 
提取码:4k18

À la volonté du peuple
pan.baidu.com/s/1eFHlvlOApB1ga 
提取码:h43d

苏曼殊的神奇译本
章回体小说《惨世界》,剧情走向很神奇,jvj百变译名喜加一(盗犯金华贱),译者加入大量oc(姓范名桶,姓明名白字男德,姓吴名齿字小人等等)
pan.baidu.com/s/11mFIgulRHptK6 
提取码:71g5

cronopios boosted

一本书与一位逝去的老人。文字很长,慎点。 

前几天在家收拾书,找出来一本英文书《Prisoner of the State: The Secret Journal of Premier Zhao Ziyang》,是香港出版的《改革历程》的英译本,而台湾出版时则用了与英文版同样的名称《国家的囚徒:赵紫阳的秘密录音》。

书是09年一出版就立刻去网上下单,而在这之前已经听到了书的缘起与付梓的过程。这本书是赵紫阳的老部下前国家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与前纪委副书记萧洪达在92年之后,数次请赵紫阳把历史的过程还原出来,赵紫阳被软禁在家,用录音带口述实录,他彼时年纪已大,又特别严谨,怕自己记错细节,曾经恳请中共准许他查阅旧资料,被拒绝,转而恳请能够翻阅旧报纸。就是在这种条件下,他完成了整个口述实录。由于软禁有监视与盘查,录音带被藏在衣物中陆陆续续很长时间才带出来,又带出国,整理成书,赵紫阳2005年去世,2009年这本书得以问世。(插入一点点八卦福禄寿乐队的三位成员是杜导正的三胞胎孙女)。

赵紫阳是中共最被刻意忽视的领导人之一。一度政府历届总理名目里都没有他的名字和照片,后来勉强加进去他的名字,但经历语焉不详。作为一个不过是从小学起知道他的名字进而持续跟进他的踪迹的普通平民百姓,都对此愤懑不平,可以想象曾经在他身边工作的人,他的家人对于这种刻意在历史和记忆中将他抹去做法该是何种心情。他从农村基层做起,是文革后包产到户的带头人与倡导者,他是中国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主导者,是中国对外关系政策的策划师,搭建起来中国加入关税贸易总协定(WTO前身)的整个架构,我们学经济贸易的都知道龙永图,又有谁知道中国入世,自此加入并受益于全球化分工的总策划师是赵紫阳呢。官方将邓小平设定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我认为他可以被称作总领导者,但总设计师的头衔本应是赵紫阳的,赵紫阳多年从农村一步步积累起来的中国微观经济实践与宏观调控的把控,他也是中国最有能力的总理。

人回望历史,最难释怀,意难平的就是,如果。如果当时,如果胡耀邦能够继续做总书记赵紫阳能够继续做总理,如果当时六四采取了赵紫阳的建议能够以政府与民间对话协商的方式达成和解,我们今天会是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中国呢。历史没有如果。民间有批评他政治不成熟,言外之意就是他不懂官场生态不够敏感,我在想一个人所见终究有限,而就在有限的认知里坚持选择自己认为最正确的道路即站在人民的一边,前者那种成王败寇逻辑下的对人的评判终究是单薄又世故。也有人批评他还是为中共政权服务,有意思的是他的官方罪名正是分裂党的领导。而另一方面,过去百多年的暴力革命一再证明,推翻并不能保证再建立起来的就是完美体系的政治制度,恰恰相反,回看法国大革命,看中国推翻帝制,又推翻国民党政府,俄国十月革命,后来还有更多的比如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政权等等的例子,没有一个是推倒后就能建立起来一个全新理想社会的,却都是走向极权或动荡分裂的社会,就因为成体系系统的改变需要的是各个阶层的漫长的磨合、谈判与妥协。同时,对于民众而言,更关心的不是谁夺取政权,而是社会稳定安居乐业。赵紫阳超出其他领导人的远见还在于他在80年代就看到经济体制与政治体制必须同时改革,不可能只改一个。中国现在的困境就在于此。

这是他的原罪。而他下台的导火线是他不同意对天安门镇压。我后来09年读这本书的前言的时候,才知道了更多细节。他当时完全是可以保住他的地位和待遇的,只要他肯在党内做检讨,承认自己错了。他拒绝了,从此成为了国家的囚徒,终此一生。当时读的时候真的是掩卷落泪。以前写,一个人承认自己做错是需要勇气的,而一个人能够坚守信念不为权势富贵低头,坚持不认他人逼迫自己认的错,需要的是极大的勇气。

杜导言在前言里如是记录这一段往事:

“1989 年 5 月 17 日,赵紫阳召开了紧急家庭会议。赵紫阳对家人说:“我的缓和(天安门)事态的方案没有被接受,形势会很严峻。如果矛盾激化,在历史上是说不过去的。我既然在这个位子上,就不能同意这样做。但是,这样做我坐牢也是可能的,一定会牵连你们。你们要有这个思想准备”。赵紫阳的老伴梁伯琪及孩子们 没有丝毫犹豫,一致表示支持赵紫阳在这生死荣辱关键时刻的历史性决定。
“六四”后,中共中央几次派人找赵紫阳谈话。第一次,赵紫阳的老同事王任重等几位中央要人奉命出面。王任重说,只要你能做出深刻检查,可以保留政治局委员的职务。赵紫阳拒绝了。第二次,中央几位要人说,只要你表个态,做个检查,可以保留中央委员的职务。赵紫阳又拒绝了。”

我很希望每位想要了解那段历史,以及中国改革开放起始与架构搭建的过程,和它致命的弱点与可能的良方的人,都有机会读这本书,或者更多地去了解他这个人。如果还是要以上帝视角去评判赵紫阳的话,别忘了他是摸着中国基层社会实践证明的石头,摸着人民利益至上的石头,摸着自身与家人清廉的石头,提出了十三大体制改革方案的人,也是在人这一生最为关键的时刻,选择了良知。他可能的确没有政客权谋的聪明,但我认为他有政治家的智慧。

最后,也在这里转帖他的遗言:

赵紫阳的最后遗言
1989 年我下台以后,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我对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有 了一些新的认识。过去对西方发达国家所实行的议会民主制,认为不是人民当家作主。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国家所实行的代表大会制度,才能体现人民当家作主; 这是比西方议会制更高级的、更能体现民主的形式。事实上不是这么一回事。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所实行的民主制度,完全流于形式,不是人民当家作主,而是少数人、甚至是个人的统治。

纵观二十世纪以来世界上曾经有过的各种各样的政治制度。君主专制,德、 意的法西斯独裁,都已被历史淘汰;还有一些军人独裁政权,也是昙花一现,或日益失去了市场。虽然现在很落后的国家还不断发生这样的事情,如南美国家也常常发生军人政变,但它也慢慢变为这些国家逐步走向议会政治的短暂的插曲。 二十世纪出现的,在几十年时间里与西方议会制度相对立的所谓新兴的民主制度 ——无产阶级专政制度,在大多数国家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倒是西方的议会民主制显示了它的生命力。看来这种制度是现在能够找到的比较好的、能够体现民主、符合现代要求而又比较成熟的制度。现在还找不到比它更好的制度。
当然,这种制度也不是十全十美,它也存在很多问题。但比较来讲,只有这种制度比较符合现代文明,比较符合民意,有利于体现民主,并且是比较稳定的 一种形式。这种形式越来越显示出它的生命力。几乎所有发达国家实行的都是这 样一种议会民主制。几十年来发展比较快的新兴国家,逐步地转向议会民主制的 趋向也越来越鲜明。我想这决不是偶然的。为什么没有一个发达国家实行另外一 种制度呢?这说明一个国家要实现现代化,要实现现代的市场经济,现代文明, 它就必须实行政治体上的议会民主制。

看过《贞洁堡垒》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42374/

cronopios boosted

核酸检测不是人的正常需求,常态化核酸就相当于征税了,如果按72小时一次,每次4元来算,相当于政府向每人每月收了40元的税,而且征的税不是用于公共福利,而是定向补贴给本来就很富的特定行业和人,妥妥的负福利,明目张胆的劫贫济富。
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时间和精力的浪费以及万一没核酸检测就上不了火车地铁进不了商场所产生的机会成本。
更重要的是,平常时候不需要向别人证明我没病是我们的人权,就像我不需要证明我奶奶是我奶奶就能去看望我奶奶一样,强制核酸检测,既损害我们的物质利益,又损害我们的尊严。
对政府来说,政府的存在的意义就是提供公共服务、谋求公共福利,政府属于公共资源,常态化核酸对国民来说高成本零受益,所以必须由政府实施强制力才能得以持续,这就不得不增加保安的数量或工作量,必须增加政府管理这件事的岗位和职责。钱和精力放在核酸检测上多了,放在教育、卫生、扶贫、环保等事情上面就少了,公共资源也产生了浪费。

看过《黄金三镖客》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half: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1222/

看过《黎明之前》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empty: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3728/

看过《玉面情魔》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half: :star_empty: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131262/
看一半弃,大魔王也支撑不了我继续看下去

看过《乔乔的异想世界》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empty: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2792/

看过《万湖会议》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half: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102861/

Show older
C.IM

C.IM is a general, mainly English-speaking Mastodon inst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