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盼望别人的死亡向来是恶毒的,但这个问题时常萦绕在我心:他怎么还不死?

龋新绿 boosted

一九一四年以前,世界是属于所有人的。每个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在那里待多久就待多久。没有什么允许不允许,没有什么批准不批准。当我今天告诉年轻人,说我在一九一四年以前去印度、美国旅行时根本就没有护照,或者说,当时还没有见到过护照是什么样,他们会一再流露出惊奇的神情,这使我感到很得意。当时人们上车下车,不用问人,也没有人问你。我们今天要填近百张的表格,当时一张也不用填。那时候没有许可证,没有签证,更不用说刁难;当时的国境线无非是象征性的边界而已。人们可以像越过格林威治子午线一样无忧无虑地越过那些边界线,而今天由于大家互相之间那种病态的不信任,海关官员、警察、宪兵队已经把那些边界变成了一道道铁丝网。由于国家社会主义作祟,世界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开始变得不正常——我们这个世纪的精神瘟疫才开始,作为首先看得到的现象是对异族的病态恐惧:仇视外国人或者至少是害怕外国人。

人们到处抵制外国人,驱逐外国人。原先发明的专门对付罪犯的各种侮辱手段,现在却用来对付每一个准备旅行或正在旅行的旅行者身上。出门旅行者不得不被人从右侧、左侧和从正面拍照;头发要剪短到能看见耳朵。旅行者还必须留下指纹,起初只需要留下大拇指的指纹,后来需要留下所有十个手指的指纹。

此外,旅行者还要出示许多证明:健康证明、注射防疫针证明、警察局开具的有无犯罪记录的证明以及推荐信。旅行者还必须能够出示邀请信和亲戚的地址,还必须有品行鉴定和经济担保书,还要填写、签署一式三四份的表格。如果那一大堆表格中缺少了哪怕一张,那么你也就别旅行了。这些看起来都是小事。我起初也觉得这些琐碎小事不值一提。但是这些毫无意义的“琐碎小事”却让我们这一代人毫无意义地浪费了无可挽回的宝贵时间。

当我今天总算起来,我在那几年里填了不知多少表格,在每一次旅行时填写了不知多少声明、还要填写纳税证明、外汇证明、过境许可证和居留许可证、申报户口表和注销户口表,等等。我在领事馆和官署的等候室里站立了不知多少小时,我曾坐在不知多少官员面前一他们有的和蔼、有的并不友善、有的呆板、有的过于热情一我在边境站接受过不知多少搜查和盘问,我这才感悟到,人的尊严在我们这个世纪失掉了多少嗬!

我们年轻时曾虔诚地梦想过我们这个世纪会成为一个自由的世纪,将成为即将到来的世界公民们的新纪元。可是那些非生产性的、同时又侮辱人格的繁文缛节却浪费了我们多少生产、多少创作、多少思想嗬!因为我们每个人在那几年里要用更多的精力去研究那些官方的规定,而不是去研读文学艺术书籍。我们在一座陌生的城市、在一个陌生的国家,最先要去的地方不再像往昔那样是去那个地方的博物馆、风景区,而是为了领取“居住许可证”去领事馆和警察局。

我们这些人以前坐在一起的时候,常常谈论波德莱尔的诗或热烈地讨论一些文学艺术方面的问题,而现在我们发现自己谈论的尽是一些被盘问的情况、许可证的情况,或者打听应该申请长期签证呢还是申请旅游签证;结识一个可以使你缩短等候时间的领事馆的小小女官员在最近十年里要比在上个世纪和托斯卡尼尼或者罗曼·罗兰结下友谊更为重要。我们凭着天生的悟性始终会感觉到,我们是被施予者而不是施予者。我们没有任何权利,一切都只是官方的恩赐。我们不停地受到盘问,被登记、编号、检查、盖章。

——茨威格《昨日的世界》。一百年前。

盼望别人的死亡向来是恶毒的,但这个问题时常萦绕在我心:他怎么还不死?

龋新绿 boosted

所有的战争宣传,所有的叫嚣、谎言和仇恨,都来自那些不上战场的人。
--乔治•奥威尔

笑死了,我想打「性别恐怖主义」,有个字母点错了没察觉,打完发现出现的是「习近平三不主义」。整句只有“性别”的性xk打错成xj了(双拼跟全拼输入规则不同),连输入法都知道习近平是恐怖主义。

果然在电脑上体验好很多!但也只有一咪咪。我想我需要习惯一种新的浏览方式,趁我还没到失去尝试新事物的兴趣的时候。

Show thread
龋新绿 boosted

⬇️这一条实在是笑得我趴在桌子上,竟然是习近平批示「开创了网络黄色小说反党的先例」,相似的句子的最大名场面,有些朋友可能知道,就是六十年前《刘志丹》案干翻他爹习仲勋的时候康生那句「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要形容这次杀爹 Cosplay 式引用,很合适的一句话大概还是大家用得有点滥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

「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

当然这父子的两次都不伟大。

social.datalabour.com/@somethi

龋新绿 boosted

以及关于健人应该如何对待残障者,Stella Young的这个TedTalk已经说得很好了:

I'm not your inspiration, thank you very much
ted.com/talks/stella_young_i_m

「我们管这些叫励志情色片。我故意用“情色片”这个词的,因为他们为了另一群人的利益,而把一群人物化。现在,我们正在物化残障人士,以满足非残障人士的利益。这些图片是想要鼓舞你们,激励你们,这样我们看到这些残疾人的时候就会想:“哦,我的生活再糟,也还是有比我更糟的。还好我不是那个人。”」

「但如果你就是那个人呢?」

Show thread

而且我转发过的嘟也可以说从此就消失了,除了一点点翻下去,否则相当于永久失散

Show thread

Mastodon在手机上极不好用。明天试试在电脑上分屏

龋新绿 boosted
龋新绿 boosted

一件作品究竟是在“歌颂苦难”,还是“歌颂苦难中人性的光辉”,闭上眼就能听出差别:
背景音乐是“听我说谢谢你”,还是“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龋新绿 boosted

这么说吧,以前的影视作品里,二舅的形象有得是。但是领导说“多好的群众啊”这句话时,眼睛是看着其他干部的,还带点指责(你们怎么对得起这么好的群众)的意思。现在官媒下场力推二舅,真是连这点道德底裤都不要了。

龋新绿 boosted

世界上最无耻最阴险、最歹毒的赞美,就是用穷人的艰辛和苦难,当做励志故事愚弄底层人。

龋新绿 boosted
龋新绿 boosted

分享几部近五年印度及东南亚邻国的性少数和女性题材影视。

印度2018年才废除同性性行为禁令,即“377法条”,同性恋正式除罪化。短短五年间已经产出大量LGBTQ影视,当中不乏亲吻镜头。女性题材影视剧尽管狗血依旧,但不少跳出了伪大女主/爽文模式(说的就是国产剧),去探讨欲望、女性职场障碍、双性恋困境等社会问题。我没去过印度,但从它影视作品的变化感觉印度社会正在打破禁忌,变得更开放进步。

龋新绿 boosted

惊,Google 居然一天就审核通过了我的“在别人主页上只看原创嘟文“chrome 插件,点击这里安装: chrome.google.com/webstore/det

使用方法:
1. 点进别人在别人实例上的主页(URL 例如:douchi.space/@mtfront 这种格式的,一般点别人用户名/头像两次可以打开的那个)
2. 点本 extension 打开界面,然后点 Hide/Show 按钮
3. 如果对方转嘟过多,你可能需要手动载入更多嘟文再点本按钮,因为是前端 hack 只能 filter 已经载入的嘟嘟。

timeline filter 的话因为动态载入和所用 class 不大一样需要稍微修改而且不能取消 hide(除非刷新页面),所以我昨天犹豫了一下没加这个功能,大家想要的话可以跟我说。油猴插件同理。

#project #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南

Show thread
龋新绿 boosted

#万能的长毛象
#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南
#让我炸号的那条微博
为什么有些人用vpn会被拘留?因为他们用了国产手机上vpn还用支付宝付款,这篇总结告诉你怎样上网才安全

邮箱:⭐【用protonmail 端对端加密最安全】gmail需绑定手机,用中国+86的手机肯定不安全【Google Voice虚拟手机号绑定的gmail是安全的youtube有教程】微软进入中国的条件是允许中共审查用户所以outlook不那么安全别用163qq邮箱

收费vpn:在谷歌搜索你使用的vpn,看运营商所在地,比如图2查到是英国的,警察不会为一个vpn跨国,缺点是贵。国外vpn安全性大于国内vpn,如果vpn运营商所在地在中国就要小心了

免费vpn:任何人都可能把你的信息出卖给中共,但法轮功不会
所以【在应用商店搜禁书】,可以找到他们的vpn。同样可谷歌搜vpn名称看运营商是否在海外

⭐禁书网vpn
github.com/bannedbook

输入法:⭐【谷歌的Gboard】微软和中共勾结所以微软输入法不是很可信,搜狗输入法一直在云上传无法关闭

手机:⭐ 【苹果(美区账号)或三星等非国产手机】华为小米蓝绿厂全都不安全,甚至禁止你安装vpn。安装反诈app更是会被无死角监控

长毛象站点:【使用服务器在海外的站点】去站点注册页面看简介,服务器在中国的会把你的信息交给警察
mastodon.social (长毛象创始人搭建)在德国
Pawoo.net(由Pixiv搭建)在日本

信誉越高的人站点越可信,也能运营久一些,小的站点可能因为资金不足容易被攻击

浏览器:电脑比手机安全
【电脑用Chrome浏览器】
【手机用chrome浏览器】
⭐ 火狐也行,很多应用有中国特供版和国际版,一定要去谷歌play下国际版,苹果下载美区的
play.google.com/store/apps/det

离线下载谷歌应用,不用安装谷歌框架,把应用地址复制到这里就能下载apkcombo.com/

截图:
不要在微博微信qq抖音b站豆瓣所有国产app内截图
⭐ 【要用另一部手机拍屏】豆瓣之前截图含隐藏用户水印时,不要以为只有豆瓣,是所有app都普及了这个功能
电脑截图是安全的,但不要用qq截图,截图可用Snipaste

总结一句话就是拒绝国产,当然不用这么谨慎也行,因为人太多抓不过来,几乎不可能用邮箱输入法浏览器来抓人,一般都是通过支付宝微信微博抖音提供现成的实名信息来抓人

龋新绿 boosted

那个在审判席上说“我没有敌人”的人,离开这个世界整整五年了。

“我期待我的国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达的土地”
“每一位国民的发言都会得到同等的善待”
“所有的政见都将瘫在阳光下接受民众的选择”
“我将是中国绵绵不绝文字狱的最后一个受害者,从此之后不再有人因言获罪”

五年前的今夜,和我一样失声痛哭的人,不知还有几人,能这样满怀期待。

龋新绿 boosted

昨天森森说国人有一种奇怪的幽怨,即使是中产坐在高楼办公室里也感觉很虚弱。想了一下她说的ldc国家同学们的生命力,再想了一下我看到的国内外写作和绘画社群的区别,感觉,那种贫困战乱状态下都仍然保存的不虚弱的生命力,源自于生命最初就一直和自我联结,是“我要做什么”而不是“别人怎么看我”。而“我奋斗了xx年才能跟你一起喝咖啡”的幽怨,私以为不是价值观问题,而是情感创伤。
拿画画来说,国外即使是一看就零基础的简笔画选手也在开心画画,国内已经技巧很熟练的画手有时候明明是画同人而不是商稿都很多人在嚎“我画得好烂”,那种又想让人夸又要为了避免贬低而先疯狂自我贬低的感觉极其明显。
老中人真的被社会评价毒害得太惨了。

Show older
C.IM

C.IM is a general, mainly English-speaking Mastodon inst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