龋新绿 boosted

蔡霞这篇文章还有两个重磅实锤,确定习近平犯下反人类罪。习近平文盲而且刚愎自用,不管死多少人都不能忤逆他,不能让他没面子

1是习近平早就得知武汉有疫情,但习近平下令必须隐瞒要春节之后再公布。如果按照李克强科学的处理方式,那疫情有可能像非典一样被消灭。

2是2022年上海疫情,所有专家官员都提出了科学的防疫意见不能封城,是习近平认为清零才能显示中国共产党专制的优越性,下令封城,造成大量人道主义灾难。

所有因为新冠和清零受难的人,都应该清楚认识到,习近平是这一切灾难的元凶

还有王岐山是习近平的军师铁杆支持者,但是王岐山提议要把「八项规定」写进党章对习近平拍马屁,却触怒了习近平被习近平当场斥责,因为「八项规定」不是习近平亲自提的是代笔的,只有习近平说的话所谓「皇帝的金口玉言」被写进党章才能不触怒他。党内没有一个人敢触怒习近平,我早就说党内的反习派是的工作日常是坚持执行习近平的政策,然后给美国泄露消息。

蔡霞的这篇文章,就是反习派把中共高层内部的消息泄露给美国

#ccp #中共 #习近平 #习近平犯下反人类罪 #武汉疫情 #上海封城

龋新绿 boosted

豆瓣写个 The Rehearsal 短评,因为有一句是“试图学习人类的情感”有一句是“实验最终会失败”,发出来就给锁了。进敏感词检测器一查,是因为“习”和“失败”不能同时出现,即使它们不挨着。真的傻叉到只剩笑了。

豆瓣 敏感词检测器 drrouen.github.io/tools/NouBan

龋新绿 boosted

]1972年,中共联合国大会代表章含之衔毛泽东之命拜望“民国第一外交家”定居美国的顾维钧,顾时84岁,然神智爽睿,章告以毛泽东之盛意,请顾先生回国看一看。顾笑谓章:"我是毛泽东点名的战犯,回去批判我吗?"章忙答道:"那是非常时期”顾笑道:"贵党何时不是非常时期?"

龋新绿 boosted
龋新绿 boosted

今天看见一个同学说马上要润,我心想你人在国外了还润什么,结果他的意思是现在这个街区治安不好他要搬家“润”到另一个区。我就想起以前在twi上看别人苦苦科普Butch的含义,Butch不止是“具有masculine气质的lesbian”这么简单。

早年Butch lesbian多从事一些蓝领体力工作,20世纪酷儿的生存环境还非常恶劣时,她们经常充当保护伞的角色,用强壮的体魄和友善的胸怀保护、收留许多被霸凌的酷儿(尤其是feminine气质的酷儿),因此Butch在当时的酷儿社区是一个具有重要表彰意味的label,不是人人都能叫Butch。如果只是简单的masculine les,多数叫tomboy,只有做出此类贡献的masculine lesbian才能叫Butch。但是酷儿文化被越来越多人知晓后,很多名词的意义被稀释、简化成一种单纯的气质或风格,许多异性恋也挪用这些label,许多强壮的直女也管自己叫Butch,就像我们国内很多中性直女喜欢说自己很T。

Butch,“润”以及其它很多term的最终目的是打碎一些根深蒂固的思想体系或撼动一些禁锢压迫的现实状态,但“多数人”的这种使用不具备这个效果,它们并没有在实际意义上解放任何人或任何观念。真正的少数群体消失了、泯灭了,少数文化变成主流文化一个“五彩缤纷的装饰”,一个文化消失了,另一个文化也没有被真正丰富。

我排斥体制内和军队的原因一致,我不服从。我无法遵守我不认同的纪律,也不愿顺从我不认可的人,更无法忍受同质化一体化去个性化的环境。我是不折不扣的刺头。

龋新绿 boosted

我爸发了个视频在朋友圈,看呕吐了,是个志愿者说什么大家不要再跑了,他们真的心力交瘁,我想说哪里有人在乱跑?没人在乱跑,大家都被关在家里好吗?
视频里面说自己抗疫了很多天,看到波及范围越来越广,心里难受啊,志愿者身体也要垮了。我就直说了吧,志愿者们,让你们身体垮了是这个政策而不是服从性极高的中国老百姓,自己成为平庸的恶的一份子最后还要给老百姓们泼脏水。
有些人自己没被关着,没被铁拳砸到来给老百姓们泼脏水也就算了,那些自己都被关在家里的居然都还在转发这个视频。
你们有本事就集体摆烂,集体罢工,给ccp说我们不干了,等于到最后在你们心中害人的反而是被感染了的人是吧……..
一个大国防一个感冒防成这样也是好笑

龋新绿 boosted

RT: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近期发布报告称,美国南极科考基地长期存在性骚扰和性侵问题。

超过70%的女性表示性骚扰是在南极工作时面临的主要问题,女性会随身携带锤子防身。一些男性表示也曾遭遇性骚扰。人们很大程度上不相信雇主会认真对待骚扰投诉,受害者往往被迫瞒而不报。

weibo.com/5939213490/M4sPFbxw3

No one:
Me: Our dog sleeps in my room today OMG he loves me sooooooo much🥹🥹🥹

龋新绿 boosted

一九一四年以前,世界是属于所有人的。每个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在那里待多久就待多久。没有什么允许不允许,没有什么批准不批准。当我今天告诉年轻人,说我在一九一四年以前去印度、美国旅行时根本就没有护照,或者说,当时还没有见到过护照是什么样,他们会一再流露出惊奇的神情,这使我感到很得意。当时人们上车下车,不用问人,也没有人问你。我们今天要填近百张的表格,当时一张也不用填。那时候没有许可证,没有签证,更不用说刁难;当时的国境线无非是象征性的边界而已。人们可以像越过格林威治子午线一样无忧无虑地越过那些边界线,而今天由于大家互相之间那种病态的不信任,海关官员、警察、宪兵队已经把那些边界变成了一道道铁丝网。由于国家社会主义作祟,世界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开始变得不正常——我们这个世纪的精神瘟疫才开始,作为首先看得到的现象是对异族的病态恐惧:仇视外国人或者至少是害怕外国人。

人们到处抵制外国人,驱逐外国人。原先发明的专门对付罪犯的各种侮辱手段,现在却用来对付每一个准备旅行或正在旅行的旅行者身上。出门旅行者不得不被人从右侧、左侧和从正面拍照;头发要剪短到能看见耳朵。旅行者还必须留下指纹,起初只需要留下大拇指的指纹,后来需要留下所有十个手指的指纹。

此外,旅行者还要出示许多证明:健康证明、注射防疫针证明、警察局开具的有无犯罪记录的证明以及推荐信。旅行者还必须能够出示邀请信和亲戚的地址,还必须有品行鉴定和经济担保书,还要填写、签署一式三四份的表格。如果那一大堆表格中缺少了哪怕一张,那么你也就别旅行了。这些看起来都是小事。我起初也觉得这些琐碎小事不值一提。但是这些毫无意义的“琐碎小事”却让我们这一代人毫无意义地浪费了无可挽回的宝贵时间。

当我今天总算起来,我在那几年里填了不知多少表格,在每一次旅行时填写了不知多少声明、还要填写纳税证明、外汇证明、过境许可证和居留许可证、申报户口表和注销户口表,等等。我在领事馆和官署的等候室里站立了不知多少小时,我曾坐在不知多少官员面前一他们有的和蔼、有的并不友善、有的呆板、有的过于热情一我在边境站接受过不知多少搜查和盘问,我这才感悟到,人的尊严在我们这个世纪失掉了多少嗬!

我们年轻时曾虔诚地梦想过我们这个世纪会成为一个自由的世纪,将成为即将到来的世界公民们的新纪元。可是那些非生产性的、同时又侮辱人格的繁文缛节却浪费了我们多少生产、多少创作、多少思想嗬!因为我们每个人在那几年里要用更多的精力去研究那些官方的规定,而不是去研读文学艺术书籍。我们在一座陌生的城市、在一个陌生的国家,最先要去的地方不再像往昔那样是去那个地方的博物馆、风景区,而是为了领取“居住许可证”去领事馆和警察局。

我们这些人以前坐在一起的时候,常常谈论波德莱尔的诗或热烈地讨论一些文学艺术方面的问题,而现在我们发现自己谈论的尽是一些被盘问的情况、许可证的情况,或者打听应该申请长期签证呢还是申请旅游签证;结识一个可以使你缩短等候时间的领事馆的小小女官员在最近十年里要比在上个世纪和托斯卡尼尼或者罗曼·罗兰结下友谊更为重要。我们凭着天生的悟性始终会感觉到,我们是被施予者而不是施予者。我们没有任何权利,一切都只是官方的恩赐。我们不停地受到盘问,被登记、编号、检查、盖章。

——茨威格《昨日的世界》。一百年前。

盼望别人的死亡向来是恶毒的,但这个问题时常萦绕在我心:他怎么还不死?

龋新绿 boosted

所有的战争宣传,所有的叫嚣、谎言和仇恨,都来自那些不上战场的人。
--乔治•奥威尔

笑死了,我想打「性别恐怖主义」,有个字母点错了没察觉,打完发现出现的是「习近平三不主义」。整句只有“性别”的性xk打错成xj了(双拼跟全拼输入规则不同),连输入法都知道习近平是恐怖主义。

果然在电脑上体验好很多!但也只有一咪咪。我想我需要习惯一种新的浏览方式,趁我还没到失去尝试新事物的兴趣的时候。

Show thread

@plutonem @dearsadgirl 一切出发点都是把自己代入成秦王,心想我要是皇帝还不雷霆手腕弄死你们这堆贱民——到底多大的癔症,多大的瘾啊。比伟哥更不可或缺,像烟草一样合法且广泛存在的精神毒品。

龋新绿 boosted

⬇️这一条实在是笑得我趴在桌子上,竟然是习近平批示「开创了网络黄色小说反党的先例」,相似的句子的最大名场面,有些朋友可能知道,就是六十年前《刘志丹》案干翻他爹习仲勋的时候康生那句「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要形容这次杀爹 Cosplay 式引用,很合适的一句话大概还是大家用得有点滥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

「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

当然这父子的两次都不伟大。

social.datalabour.com/@somethi

龋新绿 boosted

以及关于健人应该如何对待残障者,Stella Young的这个TedTalk已经说得很好了:

I'm not your inspiration, thank you very much
ted.com/talks/stella_young_i_m

「我们管这些叫励志情色片。我故意用“情色片”这个词的,因为他们为了另一群人的利益,而把一群人物化。现在,我们正在物化残障人士,以满足非残障人士的利益。这些图片是想要鼓舞你们,激励你们,这样我们看到这些残疾人的时候就会想:“哦,我的生活再糟,也还是有比我更糟的。还好我不是那个人。”」

「但如果你就是那个人呢?」

Show thread

而且我转发过的嘟也可以说从此就消失了,除了一点点翻下去,否则相当于永久失散

Show thread

Mastodon在手机上极不好用。明天试试在电脑上分屏

Show older
C.IM

C.IM is a general, mainly English-speaking Mastodon inst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