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QE扭曲了人作为个体或者置身群体, 面临的所有边际成本, 也可以说提高了杠杆和Gamma的风险回报比, 其效果就像滞胀迫使家庭放弃储蓄习惯, 转而进入借贷消费~ 更简单的说, QE提高了侥幸心理的回报和成功的可能性, 央行已经不是在操纵经济, 而是操纵人的道德和命运.。在此背景下, 人的美德成了最大的罪过。

转帖:清朝的老百姓有辦報持槍的自由,甚至還有生育的自由。

第12条 多数裁决原则:(在简单多数通过的情况下)动议的通过要求“赞成方”的票数严格多于“反对方”的票数(平局即没通过)。弃权者不计入有效票。

按其需要,议事程序的规定可以或繁或简,议事规则的基本精神却是非常简约清晰的,大致来说有五项:权利公正、充分讨论、一时一件、一事一议、多数裁决。

约定性,即规则明示在前,对事不对人;

工具性,凡事不往道德上扯,能用工具来解决的绝不无端拔高和指控;

价值中性,旨在凝聚组织认同,提高运作效率,平衡多元利益,通过文明议事来说服、辩论、妥协,从而形成有效果的行动。

罗伯特议事规则之辩论礼节:
1、只对议题发言,避免评价个人;
2、可强烈谴责议案,但不许指责他人动机;
3、失礼的话纪录下来,念给该发言者听,若不道歉,则会议应采取行动;
4、破坏会议秩序者不能继续发言。

第8条 一时一件原则:发言不得偏离当前待决的问题。只有在一个动议处理完毕后,才能引入或讨论另外一个动议。(主持人对跑题行为应予制止。)

第9条 遵守裁判原则:主持人应制止违反议事规则的行为,这类行为者应立即接受主持人的裁判。

第10条 文明表达原则: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质疑他人动机、习惯或偏好,辩论应就事论事,以当前待决问题为限。

第11条 充分辩论原则:表决须在讨论充分展开之后方可进行。

第4条 立场明确原则:发言人应首先表明对当前待决动议的立场是赞成还是反对,然后说明理由。

第5条 发言完整原则:不能打断别人的发言。

第6条 面对主持原则:发言要面对主持人,参会者之间不得直接辩论。

第7条 限时限次原则:每人每次发言的时间有限制 (比如约定不得超过2分钟);每人对同一动议的发言次数也有限制(比如约定不得超过2次)。

议事规则的12条基本原则(极简版)

第1条 动议中心原则:动议是开会议事的基本单元。“动议者,行动的提议也。”会议讨论的内容应当是一系列明确的动议,它们必须是具体、明确、可操作的行动建议。先动议后讨论,无动议不讨论。

第2条 主持中立原则:会议“主持人”的基本职责是遵照规则来裁判并执行程序,尽可能不发表自己的意见,也不能对别人的发言表示倾向。(主持人若要发言,必须先授权他人临时代行主持之责,直到当前动议表决结束。)

第3条 机会均等原则:任何人发言前须示意主持人,得到其允许后方可发言。先举手者优先,但尚未对当前动议发过言者,优先于已发过言者。同时,主持人应尽量让意见相反的双方轮流得到发言机会,以保持平衡。

某种形式的“造物者”肯定是存在的,即牛顿一直说的“第一推动力”,杨振宁也公开表示他相信造物者的存在。

续:陳述意見時可以有個人主觀,但推銷不是強迫跟否定。譬如,
「阿基拉跟EVA是我覺得最棒的日本科幻動畫」(O
「那之後就沒有更棒的東西了」(X ←永遠有新的經典
「你沒看過真是白活了」(X ←沒有什麼是非看不可的

每個世代都有自己的時代精神、能將其掌握的創作者、和新一批受眾。貴古賤今duck不必。

续:不要批評比自己年紀小的人的品味,試著去接觸他們喜歡的東西,如果沒感覺就是自己不了解、而不是它本身不好。譬如我對K-POP毫無感覺而且又臉盲區分不出女團裡的成員,但這是我的問題,不是K-POP的問題。

也不要用自己的無知來否定事情,譬如不要說「這人是誰啊也可以得金曲獎喔?」

转:我跟年紀比我小的人分享觀點和討論事情的一些簡單自我要求:

最重要的是永遠記得Douglas Adams(反諷的)科技三定律,提醒自己不要落入陷阱,
1. 所有你出生時就有的東西都是正常平凡且理當如此
2. 你15歲到35歲之間的都是新奇刺激革命性且你能用來開展事業
3. 你35歲之後出現的東西都是違反自然原則

我觉得这个健康码、行程码可能会成为中国人一辈子都不能摆脱的电子枷锁了……

年轻时的汪兆铭是真的帅,民国第一美男子。 p1:中间 :p2:最右边

现在这么严防死守,在病毒不可能消失的情况下,以后还要不要放开?要怎么放开?不可能一直保持非必要不出国,然后一回国就隔离三周吧。但是只要放开,那就是要经历一波乃至数波感染~民众的思维,官僚体系的运行都是有惯性的,现在弄的势如骑虎,除非一直不开了,否则怎么掉头是个大问题。

续3:当然,日本走上歪路也有苏联和一战后西方开启堕落模式的外部大环境。但根本原因还是远东封闭地理环境下长期浸染的人本文化与集体思维,从根子上就没有自由与敬畏。一旦尝到些做英美代理人的甜头,又缺乏西方文明的硬核规训,就很容易把古代那些集体主义的恶臭改头换面再放出来,说成是值得自信骄傲的成功之本(例如不怕死、不计代价、无条件忠君等等)。日本由于特殊体制长期处在类似春秋时期的状态,算是这个文化圈的天花板。中越韩这些大小秦制国,如果没有硬核规训,一旦有了机会只能是比昭和更low。

续2:明治那代人能次次走对路,核心还是明治元老(尤其是萨长出身的)亲身经历过英国炮舰的硬核教育,对日本自身定位有个非常靠谱的比例感。但是日俄战争后的日比谷打烧和七博士事件,就显示维新后受皇国战无不胜、天照大神保佑虽远必诛教育成长起来的新一代,明显开始集体肾上腺爆发了。在大国崛起和民族主义教育下成长起来的日本人,觉得现存国际体系是对帝国发展的一个束缚,必须砸烂才能让天皇成为世界舞台的中央。从断延英日同盟到等世界经济危机传导到大地震后的日本,北一辉和石原莞尔这代人就开始捡起攘夷和泛亚主义的骨头渣,试图用日本为首的“崇高东方文明”和“堕落的西方文明“搞”最终决战”,强行去画共荣圈的大饼,实现日本版的“入关学”,直到被再次硬核教育。

Darkhabsburg先生观点:

明治日本比大清最占便宜的:一是自我定位,愿意主动融入西方威斯特伐利亚以来主导的近代主权国家体系;二是社会基础比较夯实,无论幕末民风还是教育等领域的底子都比较接近欧洲而不是秦政两千年的对岸盐碱地。后来在琉球和朝鲜问题的交涉上,先不论是非曲直,日本明显是站在国际话语体系上,以诸平等主权国家立场在争论;而大清则一直试图在天下秩序的基础上,用天下命运共同体领袖的思维在说事(朝鲜是属国,日本是岛夷,俄国是北狄等等),这种判断力的维度差异简直是用气功传武在拼自由搏击,是后来历史进程此消彼长的根本。明治元老们能顶住国内攘夷遗毒的泛亚主义,做出比较正确的决策,核心还是基于上述两点因素(例如甲午与日俄战争的停战时机与条件,对不平等条约的交涉从改革本国司法做起等等)。而大清各种昏招迭出,根子多数也能追到“天下体系”和“秦政遗毒”两条上,把国力体量的发挥与精英人才的见识都锁在了很低的天花板之下。

元宇宙已经在招手了,未来世界是一个虚幻的游戏世界。政府印钱,百姓游戏,机器干活。无比完美的共产主义。

感觉现在的所谓疫情防控就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战前准备和压力测试,个人预计最迟不晚于明年五月底前战争爆发,只不过现在绝大多数人还抱有侥幸心理希望打不起来…

Show older
C.IM

C.IM is a general, mainly English-speaking Mastodon instance.